很多人沒有跟blog告別就消失了,也許是沒力氣、沒機會、手腳不協調、腦停止思考⋯⋯⋯!

 

我外婆當年是礁溪一間大廟裡的住持,暑假期間我們家小孩幾乎都在那過,師父們早晚叩鐘念誦,我們就是都市小孩ㄧ到這就瘋了,掙脫父母的束縛變成野孩子!廟裏的內院很多地方都黑矇矇的,我會怕!

父母都是公務員,因職務調動關係,我從新竹—>台北—>屏東—>宜蘭—>台北(因為念書我們就停在這裡)—>新營—>嘉義—>台北—>花蓮。那時住過很多房子,日式的、公寓式的、宿舍。日式房子長廊黑漆漆的最叫我害怕。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7) 人氣()

http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43869

image.jpeg  退休後改開100元看到飽、喝到爽的書店——戴董,「社會企業」不是這樣玩的

說的也是,簡單的說現在22k是否也會因此被這100元喝到爽拖拉到無法成長的地步!
這又好像一種變相的沽名釣譽,戴董有心就到台東花蓮⋯⋯文資缺乏的地方去貢獻這麼大的力量,給予偏遠地區工作機會,並增加文化養成的活動不是更好!台北漂亮的書店、資源太多了,不是不需要,只是他們更需要;而且仁愛路那個路段的人似乎不缺100元,那有得到相對意義嗎?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藥品來源:Pd-1(NIVOLUMAB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Ono Pharmaceutical Co.,Ltd 小野藥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3ml x ?kg/kg/1h ,二星期一次一年期(恩慈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50ml/42.9kg/0.5h   (服用類固醇早午晚各1顆)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今年夏天,真的特別吵,早上7點不到-蟲鳴鳥叫!9點-亂蟬嘶躁齊聲大放;年輕時,覺得清風拂面,蟬聲鳴起,詩情畫意,是種享受。現在真是個屁!

年紀大,心境根本是翻轉,到別的地方大鳴大放吧!吵的叫人頭好痛!齊聲大放是哪招?那個音量大小一定可以開單,開給誰啊?跟大自然吵?真是神經有病! 

啊喲⋯⋯又來了!這回還增加了別的合音部⋯⋯⋯⋯

image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大前天晚上12點多,我那24歲的兒子大叫:「媽!媽!蟑螂!蟑螂!」,我趕忙爬下床拿著拖鞋,衝過去笑說「沒落用喔!」;那隻蟑螂真的是大蟑螂非一般小強。心裏也怕怕的,牠處的位置不太好打,在櫃子邊,全身露出,但又怕牠跑掉,不管,拖鞋打過去,牠非常靈活的閃過,直奔書櫃後方。此時兒子緊張的站在門邊,不敢靠近。哈哈哈!我也怕啊!想到打中了,肚破腸流多噁心啊!

兩個人坐在床邊,盯著書櫃。瞧著瞧著,鬚鬚露了出來,它的鬚就在那探啊探的,好聰明喔!往上遊走10公分,又下移10公分,就這樣來回的走來走去,我們雙眼也跟著牠移動盯著!一隻觸角出來了,牠跑!我打!啊⋯⋯再度失手。現在真的手腳不靈活,眼睛老是出水影響了對牠逃跑速度的判斷力,讓牠又跑回書櫃後方。接著我想用吸塵器較穩當,出來的距離對,靠吸力應該可以吸進吸塵器裏。出來了,出來了!快!哇靠!又失手!判斷錯誤!吸塵器口太小,不易對準。盯著盯著,這回不出來了,而我們母子依然等待著⋯⋯

中央標準時間2:45AM;好累,放棄了!我兒說他不敢睡,我說你家的事,起身回房睡覺。烙下話說:自己看著辦吧,明天去買滅蟑藥!

前天放了滅蟑藥;5分鐘後,兒子問:出來沒?死了沒?我說:那~~那麼快,別等牠吧!吃了餌,就會給你死出來的,放心吧!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http://m.life.tw/?app=view&no=444468  

國內知名的社群論壇WEtalk發佈一篇「「罹患憂鬱症的,往往都是那些過度正面的人」難怪現在臉書的負能量這麼夯!」將目前越來越嚴重的憂鬱症狀況分析了成因,他表示,一切似乎都是「太正面」惹的禍。

到底要多積極才算積極?到底要多正面才夠正面?坊間有太多激勵或心靈課程,教導學員「我最棒!」「我一定可以成功!」等口號式激勵語言,一位病患甚至說:「我最棒的『藥效』大約持續一周,之後又掉入自責、後悔的萬丈深淵。」心理學告訴我們,當內在的自己與外在的自己距離越遠,個體會越焦慮,可見,如果不是真正的改變自己,尤其是想法的轉化(TRANSFORMATION),這些表面化的激勵話語,賞味期是極有限的。
正面思考這種東西,真的有很多迷思,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昨天的新聞,大家應該都有看到。我看著看著,真的覺得台灣沈淪了!一件事情的發生,在新聞媒體上表現沒有深度,好像大家只會抓一隻蚊子喊著說蚊子咬人啦!扯什麼服務業,醫療人員人權!難道沒人看到鄉民受的教育,養成讓他如此的不知控制的情緒,表露出沒有道德感的謾罵及兇狠。而藥劑師呢?他做錯什麼?他也沒表達這是分藥系統作業流程,不是他的錯。應該要檢討改善改革併藥、分藥的電腦系統作業流程。

沒有半家媒體討論那裡錯了,就當報導了一件北京發生的車禍(關我們屁事)!

我覺得自從65年代後教育出來的所謂今天的成人,好像很多道德人倫都走調了,什麼尊師重道?老師已經完全不能管教孩子,父母只會像個潑婦一樣質問我的小孩如何如何⋯⋯,讓老師無法像個老師去關愛孩子(那已經變成童話故事)。讓小孩以為自己是國家未來的棟樑!卻不明白棟樑不是用說的!

我們的道德基礎教育真的很差,怎麼會弄出一堆大學及一堆無知的大學生?所謂的環境教育中,你看不到有什麼敬老尊賢、長幼有序!在一些春風花露水的劇集裡,你看到都是爭產、吵架、流氓打架⋯⋯,台灣偶像劇裡只有讓人嘔吐而已,別笑屎人了,哪有什麼演技!我這樣說,我自己都非常心酸。這些情境環境無法教育我們下一代,自然培養出一堆啃老族、富二代及高學歷卻無法學有所用的店員、服務生⋯⋯⋯。唉!我都很後悔花那麼多錢給小孩請家教、補習然後考個學校唸到大學畢業卻只能⋯⋯去當店員,養出一堆廉價的學生。我不是瞧不起店員,今天的店員應該比上班族領的22k還高哩。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藥品來源:Ono Pharmaceutical Co.,Ltd 小野藥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

昨天第一次打,在受試同意書中有寫 3ml x ?kg/kg/1h ,而事實上我被給予劑量為 150ml/42.9kg/0.5h。請教主治醫生說是ok的;但,我心中還是疑問,我們施打時間為何不能照單作業?我是榮總免疫療法的第一批中7個名額之一,住院打針期間照樣2-3小時量一次血壓,血氧,體溫!可是,我以為會有衛教,有特別的提醒(當然同意書上都有描述副作用⋯⋯⋯)。然而,免疫療法在國際已經施行10年以上,大陸人體實驗更多,台灣呢?台灣的醫護人員有學習?實習?研究過嗎?因為台灣沒開放,而它對台灣是一種新療法,在教學上我們有跟國際接軌嗎(不扯民間私下做的)?(心理OS!)

我不是說,免疫沒開放前,一直吵免疫。免疫加速開放了,你卻在問為什麼沒衛教,沒什麼有人要做什麼⋯⋯紀錄的樣子,只有藥廠的「受試者同意書ICF」。有啦!之前照了骨掃、腦部MRI、肺部CT、抽血、X光(可是每三個月都做啊!)。我知道它一針很貴,我們是申請恩慈,當然要懂知足感恩。可是護理師扎針,都還會說一聲吸口氣,針要扎囉!真心有點抱怨!到底抱怨什麼?就是沒有個人真的跟我們解說吧!我們所有的資訊來源都是網路或聽別人說,而不是醫生或藥廠正式跟我們解說⋯⋯⋯;(低著頭,扭著手指)我還是極感恩得到這個名額,能有機會接受一個新療法!

昨天上午開始打免疫,一樣從人工血管注入,30分鐘打完。我跟X公主是同一天打,所以病房安排也排上同一間雙人房(謝謝住院總醫生)。打完後,我們輪流頭疼、熱潮紅、打盹、放屁、胃艮艮。但,都不嚴重,那些不適,一下就過了(再輪流來過);晚餐,我們快快樂樂的叫了瓦城,吃大薄片、雞肉沙爹、綠咖哩、清炒高麗菜,當享受了三天兩夜的榮總行(本來是打算兩天一夜的,但主治說第一次就多住一天觀察有無特殊反應)。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麻,以前一直沒有想過麻跟麻痺是不一樣的意思。麻就是麻,麻痺=麻加上沒知覺。手腳本來就習慣麻了,可是最近手腳各有3-4根呈現麻痺狀態,怪怪的。有一天嚇到了,頭疼+眼花,左手掌無法動彈,左嘴角臉頰麻痺;我還以為我中風了,期間大概持續有1分鐘,隔日趕快看醫生。主任排了檢查,現在暫定腦膜有點變化。(還好只發作一次,再發作就得掛急診)因原因未明,化療先停下來,主任先開類固醇一天3顆,早午晚各1顆。也好,現還是太瘦,類固醇可以促進食慾。

原則上,可以打的化療藥物都已用一輪以上了,身體真的很虛!今年初藥商提供了北榮PD-1免疫療法有7個名額(恩慈),胸腔科提出了9個名單,主任看我乖巧提報名單中,呵呵(自己說的),選上了。主任說化療停下,剛好銜接上申請用藥(1-2個月的藥物申請期),所以計劃 6/6 開打。主任說國外報告顯示免疫對腦部有幫助,現在單純先用免疫治療。這時不禁感念Caspar & 謝謝 Karen 推動免疫這塊,在2015年12月主動向國發會提案,幾天內就達成>5000人附議人數;努力的讓免疫療法成為合法化並加速新藥引進速度,今天我才能受惠啊⋯⋯感恩!

感動,好像八百壯士雲和月⋯⋯⋯⋯,最近感動的事太多了!

今年好悶熱,很少開冷氣的我都開了!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  • Apr 26 Tue 2016 15:06
  • 最近

最近我婆的狀態已經無法在家照顧,宛如沈睡中的菩薩。105年4月我們將婆婆送到兆如安養中心照護;婆婆的安養中心離我住的地方很近,但,它位在上坡路段,所以以我緩慢的腳程,走路大約20分鐘,公車也只有3站距離(站距非常短)。環境清悠!

因為自己也生了病,在體力上對看護我婆的事,大姑、小姑們幾乎都沒讓我插手,叫我安心養病。感恩!也因如此,才能放下生活中的一些⋯⋯情緒。當然,生活嘛、本性嘛⋯⋯完美的意念,常常在一些突發情緒下⋯⋯破功!呵呵!

從我婆搬來,我就跟自己說:每天早起上山走走,順便看婆婆。讓我自己有個生活節奏,不要每天沒有什麼目標,不知道做什麼,只能睡覺。早上7點半8點左右,自動的就醒了,吃個早餐,著裝打理一下就出門!到兆如大約9點半左右,正是她們看護員推著能半自理的伯伯婆婆出來,大家各坐各的輪椅靠著大桌子邊看電視等吃飯。就像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,乖乖的等。不能自理的,有的家人有交代就會推到走廊邊曬曬太陽,不然就是一直躺在床上,看了覺得很難過的。

我婆房共有3個老人同住,都是無法自理的菩薩。每天我就幫我婆擦些乳液,揉揉捏捏手腳、拍拍身上的肌肉、洗洗牙、等鼻胃管餵食完了就推下樓曬曬太陽,再重複的幫婆被動的做些運動。我婆年紀大了,83歲,生養5個小孩,晚年又受疾病之苦,真是很心疼。不過安慰的是子女、子孫都非常孝順。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